1. 首页
  2. 新闻中心

最新新闻事件 今日新闻

伟易网址讯:

国内的生活就像暴晒在七八月份的烈日之下,会比较辛苦,但是细菌和病毒很难存活。所以传统意义上的偷盗、抢劫、黑社会等情况国内是没有的,但是在很多发达国家却仍然存在。按理说这些势力在发达国家应该率先消失,但是事实情况是,这是势力先在国内大范围地消失了。

这得益于国内七八月份的烈日,比如天网系统。紫外线会杀死细菌,病毒也很难生存。当然也还是会有一些灰色势力的存在,最大的劣势是活的很辛苦。

我一个远在大洋彼岸的朋友,还是很关心国内的事情,跟我说到最近比较热的吴花燕事件。我看到文章标题的时候以为是一个扶贫不到位的事件,认真了解下来,发现贫困并不是主因。

国内的贫困已经不是大范围、大面积的贫困了。即使是少数民族,只要愿意走出来,对外开放都可以活得很好。但是不能否认的是个体的贫困,比如有些孩子是孤儿,这种情况并不是说政府给钱就能解决问题。

这里也顺便说一下中国过去的贫困问题,中国过去30-40年的经济发展是很迅速的,但是不能否认的是确实落下了一批人,而美国、日本等西方国家其实对中国的贫困也是有过帮助的,比如美国夫妇来中国领养孩子,日本对华在医药方面的援助等。

但是现在日本也在慢慢撤销对华的援助,比如19年10月,日本宣布停止对华ODA援助。很多西方国家都认为中国已经步入发达国家之列了,自己的问题要自己解决。

说到这里就可不避免的要提到NGO组织。

西方治理社会除了政府之外,还有一套独立的治理体系,他们是有一定势力的。比如纸牌屋中的女主运营一家叫Clean Water Initiative净水计划的NGO组织,他们是有一定的政治影响的。所以国内比较敏感,也因此国内NGO组织的壮大是有一定阻力的。

比如注册一个非盈利性机构可能相对容易,但取得民政部对于慈善组织的认定以及公募基金的资格申请就难上加难。

当然也不是完全行不通,如果你有自己的人脉,也是可行的,但是你始终还是脱离不了组织内部;当然也有一些人不要名分,自己做自己的,也是可以的;或者给自己套一层盈利性公司的外衣做这个事情也是可以的;但是不能有政治影响。因此会导致很多监管方面的问题。

我说的这个监管可能和一般意义的监管不太一样。事实上,对于所有的国家来说,所有的监管都是事后监管,那么谁能做到真正意义上的有效监管呢?你的竞争对手。

比如国内的空调行业,格力投诉奥克斯能效不达标,说明书不实,这就属于同业监管,最关注最了解你的永远是你的竞争对手。完全竞争的市场是会形成同业监管的,政府监管相对滞后,都属于事后追责。

而国内的NGO组织依附于一种力量,这就会导致监管流于形式,无法形成有效的自由竞争。

国外方面,实际上其他各国的国内势力也不像他们自己说的那样简单。

比如日本政府对国内的社团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美国政府说三权分立,其实不只三权,媒体也有一定的权力,号称第四权力;很多地方的黑社会也有权力,甚至跟警察勾结。但是有一个好处是都有形成同业监管,只要是利益相关方都会监管你,这就是自由竞争的优势。

国内的吴花燕事件,最大的争议也不在于主人公本身,而是儿慈会下面的9958平台。很多评论都说平台有背景,没有背景也做不了这种事。100万的善款,只有2万用到了实处,这样的现状谁还敢捐赠。其他的钱去了哪里?有没有利益相关方可以监管?并没有。

而现在之所以大家如此关心这件事,是因为近年来这种事情反反复复发生。比如水滴筹停止补贴支付通道手续费,讽刺的是水滴筹是国内网络大病筹款0手续费的开创者。所以现在的情况就像是企业通过慈善的噱头烧钱买关注,现在平台做起来了,噱头就可以扔掉了,并不是真正的想做慈善。

并且很多非盈利性组织,儿慈会、福利彩票、体育彩票的资金走向并不是百分百公开透明的,同时也缺乏可靠的监管,这点也让民众是很不信任。

人的同理心是慈善事业得以发展的基础,在看到别人的悲剧的时候会不由自主地想到自己,并真切的希望如果真的有一天,处于弱势的是自己,自己可以得到世界的关爱。而这种同理心一旦被辜负,慈善事业的发展也就走到了尽头。

国内生活不易,细菌都很难存活,就别想着转型去做病毒,只会更艰难。优势在于生产能力强,劣势在于不利于大企业创新,小微企业也没有可以相互制衡的力量。而关于吴花燕事件,NGO组织之间要形成足够的竞争,因此一旦偏离轨道,就会有丑闻爆出来,基本就存活无望了,这才是有效的监管。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uzhuxue.cn/xinwenzhongxin/1122.html